“四合”“四利”一年间

发布时间:2019-03-25     来源:中国税务报

改革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

  2018年3月13日,在人民大会堂全国两会“部长通道”上,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在回答关于税务机构改革问题时说,税务机构改革的方案,是一项利国、利民、利企、利税的好方案,税务部门坚决拥护,完全赞同。王军表示,税务部门将在改革中努力做到事合、人合、力合、心合,确保改革积极平稳扎实如期落地。

  时至今日,刚好一年。

  一年间,王军局长的表态和承诺,在全体税务人的共同努力下,在社会各界的关注支持下,一步步变成了清晰可见的成绩。事合、人合、力合、心合从美好的愿景变成了一段段鲜活的故事;利国、利民、利企、利税从抽象的期待变成了具象的现实。

  事合、人合、力合、心合 “四合”目标成为现实

  国家税务总局广州市天河区税务局第一税务所(办税服务厅)有成员600余人,队伍庞大,管理难度不小。可是,在去年以来实施新个税法、落实减税降费等各项工作中,这个团队一直协作顺畅、运转高效。

  “面对重大改革攻坚战,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600多个兄弟姐妹始终和我并肩在一起。”所长王文越的自信,来自于团队的深度融合。

  机构改革初期,原国税、地税的业务、人员合到了一起,可是服务理念、服务流程和服务规则仍有不小的差异。王文越和其他所领导便尝试以业务融合促队伍融合。

  “白天,我们一起服务纳税人。休息时间和周末,我们则一起参加业务培训。在这个过程中,大家彼此间的差异小了,心近了,感情深了。”王文越深有感触地说。

  同样感受到彼此间“心近了”的,还有郭徽。

  作为原大连瓦房店市地税局人事科的税务干部,机构合并时,郭徽和她原地税局的同事们作为“先遣部队”第一批与原国税局合署办公。“说实话,我当时心情挺紧张的。”郭徽说。不过,当看到来自原国税局的苏晓娇后,她的顾虑瞬间消失了。“我们俩高中一个学校,大学同一学院,同年考入税务系统,现在又在一个办公室工作,沟通起来肯定毫无障碍。”郭徽觉得自己很幸运。

  后来,郭徽慢慢地发现,无论面对的是新面孔还是老搭档,大家都能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我一下子明白了,能够拉近彼此间距离的除了熟悉程度外,还有我们怀揣同样的愿景、拥有共同的目标。”郭徽说。

  同样的愿景、共同的目标,让郭徽和她的新同事,顺畅地从事合、人合过渡到了力合、心合。

  事实上,王文越和她的团队,郭徽与苏晓娇,仅仅是税务系统事合、人合、力合、心合从“梦想照进现实”的缩影。

  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涉及两个层面、三种体制、四级单位、几万机构、百万人员、十多亿纳税人和缴费人。这场改革,不仅仅是两个机构的简单合并,更是将发展沉淀了24年的两套成熟系统的思维模式、运行方式和工作方法加以融合。而在“四合”中,最重要的是心合,最难的也是心合。

  为了促进心合,国家税务总局广西壮族自治区税务局党委提出“改革十问”,包括机构合并后如何统一税务工作规范和标准、如何实现队伍从“形合”到“神合”等十个方面的问题。围绕“改革十问”, 广西税务系统共同“解题”、合力“破题”,实现了税务干部队伍同心同向。

  “在改革准备阶段我们协商谋事,改革实施阶段我们合力攻坚,改革深化阶段我们齐心破题,干部职工肝胆相照。改革期间,广西税务系统共有750名干部‘正转副’,4000多名干部奔赴乡镇一线。但无论进退留转,大家都坚决服从组织安排。”对此,广西税务局党委书记汤志水很是自豪。

  作为基层税务局,国家税务总局北川羌族自治县税务局紧盯心合这个关键点。“我们以党建为引领,充分发挥党员干部在‘四合’进程中的牵引作用,以群团为根基,筑牢筑实干部职工的思想主阵地,凝聚改革合力,有力保障了各项改革工作平稳落地。”该局党委书记、局长肖若鹏介绍说。

  国家税务总局永州市税务局在改革中合出了精气神,合出了学赶超,合出了力与效。“我们用主旋律、正能量的活动提升了干部的税务价值认同。合并后,尽管干部人均工作量明显增加,但机关和系统运转更加高效。大家比思想、看境界,比学习、看业务,比奉献、看作为,展现担当进取新气象。”该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曾立春表示。

  事合带动人合,人合促进力合,力合最终心合,“四合”成效的逐步显现,得益于税务系统上下良好的组织管理,更离不了每一名税务干部的倾心付出。

  作为一名从税多年的“老兵”,面对“正转副”,原北京市门头沟区地税局局长江聚祥坚决服从组织安排,迅速转换角色,积极支持“一把手”开展工作,并主动做起“正转副”同志的思想工作。“我是一名党员,虽然职位变了,但党性不会变。”江聚祥这样说。

  在机构改革中,国家税务总局苏州工业园区税务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凌曙明一直被感动包围着。“我感动于老同志一如既往地兢兢业业,感动于年轻干部在繁重任务前的斗志昂扬,感动于全体税务人不折不扣、圆满完成改革任务的担当。”凌曙明说。

  这样的事例,一年来在税务系统不计其数。机构改革过程中,税务人“舍小我,明大义”,用自己的不懈努力和付出,践行着事合、人合、力合、心合的要求。一年来,税务部门以规范促融合,以培训促融合,以活动促融合,以文化促融合。正如王军局长在今年两会“部长通道”上所言,“事合、人合我们做到了,也做好了;力合、心合我们做到了,正朝着更加融合的方向去努力和发展。”

  利国、利民、利企、利税 “四利”效果日益显现

  税务机构改革“利国、利民、利企、利税”效果如何,预期目标是否达成?公众最有发言权,数据最具说服力。

  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围绕这一问题,代表委员从不同角度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全国政协委员许启金来自基层,是国家电网安徽省宿州市供电公司输电运检室带电作业班的副班长。

  在履职过程中,他经常调研走访小微企业。“交流中,很多纳税人提到,税务部门的服务做得越来越好。尤其是国地税合并后,办税再也不用来回跑,更方便了。”许启金对记者说。

  这一点,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蒙草生态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召明和全国政协委员、北京海东硬创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程静也深有同感。“现在,税务部门实行的网上预约办税、一窗式服务、入驻政务服务大厅等措施,非常便利,让企业在办税环节节省了很多时间成本。”程静说。

  事实上,办税更便捷、纳税成本更低,仅仅是国地税合并后改革利民、利企效应显现的一个方面。

  一路见证了税务机构改革历程的全国人大代表、天健会计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胡少先说:“利民、利企还有许多具体的体现。比如,避免了原来两个税务局重复检查给企业带来的压力,有利于规范税收执法行为;比如,确保了跨区域税务机关对同一事项的税务处理和自由裁量权保持一致,增强了税收政策执行的一致性。”

  “总而言之,一件事由一个部门来做,既方便了纳税人,也方便了税务人。”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财政厅厅长徐宇宁表示。

  作为曾经的地税局局长,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渝中区委书记黄玉林对改革利税的感受尤为深刻。他对记者说:“以机构改革为契机,税务部门合并同类项,对各项资源做了优化配置。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税源管理变得更加精细化、专业化,社会公众对税务部门的认同感在不断提升。”

  相似的观点,也来自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马正其。马正其认为,国家推行的税务机构改革,在方便广大纳税人的同时,实现了税收征管的不断优化。

  这种优化透过一组组数据能够得到充分体现。据国家税务总局统计,在机构改革的过程当中,共撤销了3.4万个各级机构。

  与改革中大量简并撤销税务机构相对应的,则是纳税人满意度的不断攀升和税收营商环境的不断改善。第三方机构开展的纳税人满意度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纳税人满意度综合得分为84.82分,较2016年提高1.21分。

  世界银行《2019年营商环境报告》也显示,中国纳税指标排名比去年提升了16位,其中与税务部门工作直接关联的纳税次数、纳税时间两个分指标,分别排第15位、第53位,排名上升了23位、43位。

  税收征管得以优化的同时,税收执法也更加规范。改革推进过程中,国家税务总局梳理了1700余件文件,省、市、县三级税务机关共梳理超过2万件规范性文件,相关法规规章得到全面精简。

  随着利民、利企、利税效应的集聚,税务机构改革的“利国”作用也逐渐显现。

  一方面,体现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税务部门是实施宏观经济政策和服务微观经济运行的重要结合点,具有连接两头的关键作用。浙江财经大学教授司言武表示,税务系统的规范、高效和统一管理,能够以“税收力量”持续优化营商环境,激发市场活力,支持企业做强做大。此外,海量真实可靠的税收数据,可以为国家制定科学的财税政策提供参考,进而推动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

  另一方面,体现为助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院长胡怡建表示,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是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合并省级和省级以下国税地税机构,有助于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高效的税务管理机构职能体系,为全面提升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提供重要制度保障。

  一年来,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开启了新时代中国税务新征程,数亿纳税人、缴费人收获了丰硕的改革红利,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2019年是改革后新的税务机构全面运行第一年,全体税务人将以深化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为动力,全面做好税务工作,不断释放机构改革红利,体现机构改革成效,持续增加“四合”的深度,丰富“四利”的内涵,让税收在国家治理中的基础性、支柱性、保障性作用更加凸显。


关闭